臺北生技電子報 第三期 (2016.03.21)
焦點話題 > 南港生技聚落價值鏈

台北南港‧國際級生技產業廊帶

在政府政策的大力推動及引導下,台灣生技產業已萌芽並茁壯成長,從2010~2014年底,在台灣上市櫃的生技公司從44家成長為88家,總市值亦從2010年的2188億新台幣成長至2014年的6377億新台幣,整體表現十分亮眼。
生技產業是典型的知識經濟型產業,需高度整合產、官、學、研的資源,在長期穩定的資金支持下,方能穩定的發展。因此,政府亦積極推動成立生物產業聚落,期整合生物產業發展相關的基礎設施、商業育成需求、法規諮詢輔導…等資源的加速生技醫藥產業研發能量推向市場的速度。
南港生物科技園區是全台第一個聚焦生技醫藥領域的園區,主要以南港軟體園區二期F棟為核心,除了生技企業技進駐外,尚有學研機構、育成中心及經濟部生技醫藥產業發展推動小組進駐其中,提供企業國際合作、投資招商、市場資訊、商務媒合工作及研發技術商業化等資源,結合周圍中央研究院的充沛研發能量,滿足生技公司發展之需求。
南港生物科技園區自92年完工成立迄今,孕育無數ed生技企業,生技產業群聚效應已湧現,2012年由台微體、基亞領軍,更帶動整個生技產業市場蓬勃發展南港生技園區儼然成為台灣生技新藥產業發展首要基地。

南港生技產業發展聚落

台北市長柯文哲2015年5月18日與中研院院長翁啟惠共同簽署「台北市生技產業聚落發展計畫合作意向書」,宣布將結合中研院主導「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及台北市的「生技產業聚落發展計畫」,打造南港成為台灣生技產業的重要門戶。
由生技產業發展價值鏈來看,國家生技研究園區是以研發為主的國家型研究 研究中心及生物資訊中心,以利將基礎研究銜接至動物及臨床試驗階段;另設置育成中心便於讓進駐廠商育成早期研發成果。此外與園區研發密切相關的國家實驗動物中心(NLAC)、生物技術開發中心(DCB)、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TFDA)、台灣生技整合育成中心(Si2C)、生策會及生策研究中心等亦將共同進駐,提供生技醫藥產業由新藥探索階段至臨床試驗階段所需的相關資源。
臺北市生技產業聚落計畫則將補足國家生技研究園區在生技產業發展價值鏈臨床試驗「臨床試驗」階段之缺口,整合南港忠孝營區(原址)暨西側市有地、僑泰興麵粉廠工業區都市計畫變更回饋土地、南港轉運站東側第三種商業區(特)等可利用基地,發展生技產業聚落中心。忠孝營區基地已提供生技企業臨床試驗研發實驗室(wet lab),小型試量產工廠(pilot plant)為主;僑泰麵粉廠及商三特等2基地,則規劃提供生技企業暨其他支援性服務產業之辦公空間(dry lab)使用。

台北南港-國際級生技產業廊帶

在中央研院與臺北市政府攜手合作下,擁有基礎研究的中央研究院、新藥開發的國家生技研究園區(預計105年4月完工)、臨床試驗的臺北市生技產業發展聚落,結合既有的南港軟體園區生技大樓,南港將可成為台灣生技產業驅動核心,預計可提供7000名就業人口,帶動生技產業產值500億元/年。2014年南港高鐵站開通後,南港將成為三鐵共構的之交通樞紐,35分鐘即可串聯新竹生醫園區,打造國際級生技產業廊帶。
 
生技優質廠商介紹 > 專訪台灣微脂體葉志鴻總經理

願景為專注微脂體藥物技術建立國際領先生技製藥公司的台灣微脂體公司(TLC),自2000年成立以來, 已成為台灣新藥研發公司的代表性指標公司,葉志鴻總經理於2002年加入TLC,不但是TLC的靈魂人物,也是許多人心中生技業創業的楷模,今天特別專訪葉志鴻總經理來看看他對台灣生技業的未來看法和期許!

Q: 您剛加入TLC時,台灣當時的新藥研發公司不多,不少人也是冷眼以對新藥研發產業,但如今TLC可說是成功帶動了台灣新藥產業的發展,您當初是怎麼看待這個方向跟趨勢的?

A: 我在加入公司之前就已經認識創辦人洪博士很多年了。他想把造福病人的技術帶回家鄉的心志深深感動了我。由於生物技術比較專重在知識和經驗而不在勞力和規模,我認為台灣在這方面是很有機會的。這就是我決定加入TLC團隊,致力於把生命希望帶給病人的理由。我很高興台湾有越來越多的公司得到很好的發展成果,這肯定是整個産業向前進的正面趨勢。

Q: 洪基隆博士當初可是慧眼識英雄找您加入TLC,這麼多年下來這份工作您覺得是什麼最讓您有成就感的? 什麼又是最有挑戰性的?

A: 製藥可以説是世界上最難的行業之一,因為攸關人命,一點小錯誤就可能帶來災難性的後果。在生技産業,你可能花十年的時間投注在某一樣資産,卻没有成功的保証。所以我經營公司總是想辦法利用我們的專業和核心技術來盡量降低風險。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建立了一個平台技術,可以針對我們根據市場需求所設定的目標物描述,將不同的化合物一一插入作測試。這條路的每一步都是挑戰。但是,從另一面來說,攀越高屏障而達到的每一個里程碑都會帶來很高的報償。我在生技產業得到的最大報償,就是我們有一個叫AmBiL的抗黴菌藥,能在市場有需要的時候進場填補空缺,幫助許多生命受疾病危害的人。這時候,我深深感受到我們多年來所有努力的價值:造福有需要的病人。這也強有力地提醒我當初進入這個產業的原由。

Q: TLC目前已有多項成功授權國際廠商的案例,對於需要倚賴國際市場的台灣經濟,在這方面您對台灣的生技公司的建議是什麼?

A: 從第一天起就要放眼全球。本地的市場太小,我們生技公司要生存,肯定需要國際資源,包括資金、人才和夥伴,幫助我們在萬事俱備時,能夠直接進軍全球市場。

Q: 為了不要讓生技業在國際上缺席,政府的輔導一直不遺餘力,您在此有沒有特別要呼籲的政策方向?

A: 要進軍全球,我們需要很多全球性的資源。所以,如果政府能夠更加放寬對國外資金和人才管制的規定,我們就能走得更長遠。

Q: 對於剛加入生技業不久的年輕人,您對他們的期許是什麼?

A: 要進軍全球,我們需要很多全球性的資源。所以,如果政府能夠更加放寬對國外資金和人才管制的規定,我們就能走得更長遠。
生技這條路非常難走,你一定要有獻身的熱誠,在路程上你會覺得很累,壓力很大,甚至灰心喪志,但你一定要不斷提醒自己當初走上這條路的心志。